“夫人出掌宗府,头等大事就是定下天下望族的宗祖谱系,天下纷乱已久,此事关乎社稷人心,让夫人彻夜忧思,不敢轻动。

正巧使君出镇晋南,夫人信得过使君的才能,想将山西南道之事交托于使君……”

这才是薛德音受李秀宁所托前来送行,要跟房玄龄说的正事,一边说着,薛德音一边从袖中掏出一叠文书递给房玄龄。

房玄龄毫不犹豫的接了过来,心里却在想着此事对于他来说意味着什么。

楚国夫人李秀宁执掌宗府,厘定皇室宗谱是她的分内之事,只不过……外及天下宗望,那就要慎重以待了,一个不好,确实会扰乱人心。

这个布政使不好当啊,房乔在心里暗叹一声,这还没上任呢,就已经有诸多大事找上了门……

只是此事落在他的头上,他是不答应也得答应,不说楚国夫人的托付,只说此事本身,就容不得他说個不字。

因为想想就能明白,这显然是皇帝要办的朝廷大政,楚国夫人不过是经办之人罢了。

让他有点忧虑的地方只在于,九品中正制罢废很多年了,可从西晋时开始,不论各朝兴替,隔上个十几二十年,总有人会重定各地宗族谱系,并借此争取世族人心。

想了想,房玄龄张口道:“此事办起来倒也不难,只是其中分寸还得夫人自己把握好了……”

薛德音闻弦歌而知雅意,微微颔首道:“使君大才,闻于朝野,若觉不妥,尽可书信告知夫人,夫人自会斟酌而行。

其实以我之见,此时天下已定,明君在位,人心思安,大势如此,哪有那么多纠葛?所以使君不需顾忌太多,缚了自己手脚。”

房玄龄抚须哈哈一笑,不再多言,心里想的却是薛德音这人书生气太重,入仕以来也一直在朝为官,在文坛上虽有着很大的名声,却失之于实务,他的话听听也就算了,不需多做争辩。

他房某人此次出掌晋南,看似风光,实则面前摆着许多大事,尤其是晋地豪族众多,门中许多子弟都在朝中为官,更有不少开国功臣。

其中随皇帝平定天下的骄兵悍将更是多出于晋地,之后他在晋南做的每一件事,很快就都会传回京师,稍有失措,轻则引人弹劾,重则就会入罪贬官。

纠葛?呵呵,纠葛多着呢,哪是人心思安几个字能够概括的了的?

只说他在吏部这几年主持削减冗官之事,就得罪了很多人,晋地等着看他房玄龄笑话的人估计也不在少数……

房玄龄是有大志向的人,自然不会认为自己会被区区险阻绊倒在地,得知自己即将外放的这些时日里,他已经把自己要做的事情列好,并和人商讨了无数次,心中早有定计。

只是临行之际,却又被交付了一件不大不小的要事,心里思索的可不是这事能不能办,办不办的成,而是和其他大事有没有牵扯,会不会产生什么意料之外的影响等等。

这些自然就不会跟薛德音说了,薛德音在秘书省任职,操弄文字之人,跟他说再多也是事不关己,没什么用处,所以说之后还是得写几封书信给楚国夫人。

…………

薛德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北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未来小说只为原作者河边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河边草并收藏北雄最新章节第1884章赴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