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场赌博,成则他可以继续改变阵法拯救苏婉晨,败则一无所有,或许他可以以炼精化气化作灵力,但是以那些灵力来说,逃足以,继续则无能为力。

血色光芒速度更快,萧小白微微一退,轰出荒灵拳的左手放下,那本轻轻抬起没有方向的右手顿时指向了血色光芒,在他指去的这一刻,那本停在空中只出现一半的始皇一指顿时向血色光芒指去!

在这一指指出的瞬间,萧小白顿时感觉到跟这阵法失了联系,若说原本始皇一指后施展后他与这阵法有了几分感觉,此刻便是连这感觉也消失了,空中那几乎凝成实质的蛮荒之意,随着他对阵法联系的消失缓缓的继续凝聚起来。

“蠢货,他若控制不了阵法,一旦让武皇掌握了,只会对浮屠阵构成威胁!”

感受到蛮荒之意似要结成了实质,方永眉头微皱道,只是尽管他的眉头微皱,他却没有阻止这血色光芒,漆黑的目中,同样是一片平静。

地行捷快闻言一怒,但是他此刻的修为只与方永相同,更兼方永掌控浮屠阵,不敢出手,只能忍下此怒。倒是天行捷快闻言眉目一挑,面目依旧停留在马面上,饶有意味的说道:“你不觉得他此次做的很对?”

“虽说他此次出手有些莽撞,但是在这一刻大秦没有一战之力,哪位化神之修同样也没了战力,其他二宗加起来也只有数个元婴之人,我们为何不趁虚而入?”天行捷快目光灼灼,紧紧的盯着方永。

他对方永有了一丝怀疑,或许不光是他,其他尸主对方永一样有所怀疑,即使是魔道吸收同宗修为之人也会顾及一些,可方永丝毫没有顾忌。

而且方永变化实在太快,虽说他们在棺椁中恢複修为,但是他们同样看到了方永救下中年人的一幕,为何方永不惜对抗天劫也要拯救一个陌生人?

如果说是为了心中那可笑的善良,罗刹为他挡下天劫,他为何要杀罗刹?

这一切,都是天行捷快心中的疑惑。

“我从没有说他此次出手莽撞,只是以你二人的实力早便可以扫平大秦,既然因为他的原因不出手,又何必让事情发展的更糟?”

“虽说我不知道他控制了阵法会怎么样,但是比起一心想除掉你们的赢熙,他控制也会更好一些吧。”方永平静的直视着天行捷快,在说到因为他的原因不出手时刻意加重了语气!

“你知道他?”天行捷快眉头一皱。

“你难道不知道这阵法是谁所创?何必再来试探?”方永讥笑,心中却蓦然凝重起来!

“你在试探我?”天行捷快皱眉,方永目光却依旧平静道:“你是真不知道?”

“既然你现在是第十尸主,我也不妨告诉你,在第一尸主未出现前,我们只准一人出战,这是他的命令。”

“至于你所说的创造阵法的人,我们完全不知,因为与天水门联系的一直是他。”

“说到这里,你既然代表了天水门与他联系,难道不知道他?”天行捷快疑惑道。

“是红袍鬼么?”方永一滞,闭上了眼,回忆着红袍鬼的死前,却没有发现任何奇怪的地方,红袍鬼确实化成了他的修为。

“那么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史上最强板砖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未来小说只为原作者烟火的火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火的火烟并收藏史上最强板砖系统最新章节第一百四十九(夺阵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