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所有事情都要在黑暗中摸索着,唯有在每天晚上的时候,才会有人打开头顶天花板的铁门,隔着栅栏,先拿手电筒确认一下被关押者是否还活者,然后投扔一块硬得能把狗都砸死的干面包,接着铁门关闭,禁闭室再次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和闷热之中。

这是唯一可以看见光亮的时候,也是最有效确认时间的方法,因为每一次铁门的开启,都代表着一天已经过去。

从马桶的水箱里,可以获得饮用的自来水,那块干面包只有拳头大小,塞牙缝都不够,但却是一天的口粮,陆野大多数时间都是思考、站桩、练拳,他思考大圈龙堂的最终出路在那里,如果能够成功越狱,应该如何实施报复。

实际上,陆野在来之前,就已经跟伍豪商量好了,一个月时间,如果一个月之内,伍豪都没有收到自己的消息,便说明自己出了意外,伍豪便会对澳门的何家大开杀戒。

现在距离一个月的时间还有二十一天。

陆野思考最多的内容就是,究竟是谁,使他身陷监狱?为什么耍陷害他?陷害他有好处?无论是澳门何家,还是华埠商会,都没有陷害他的理由,那么,难道一切真的都是巧合?陆野拒绝相信巧合,他总觉得在冥冥巾,有一双充满仇恨的眼睛,在盯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

偶尔,陆野也会想起何琳,想想他与何琳会有什么样的未来,那是他心中最柔软最美好的地方,如同梦境。

站桩。可以让精神轻松.不至于产生幻觉,更是对抗闷热的最好方法。中国武术界把习练内功有成的人。称许为寒暑不浸,甚至还有人可以达到埋入地下而不死地龟息状态,陆野习练的形意拳是内家拳的一种,讲究地是以意使力。以意化劲,站桩是运气调息地基本功,虽然陆野自认他还达不到武道高人传说中的境界,但缓吸缓呼之余,却也能从燥热中却感觉到一丝清凉。

陆野每天在站桩之前,都会在墙上划一道凹痕,用来计算时间,有一次。他无意中在墙上摸到了一行镌刻的文字,可惜那行文字是用英文字母写出来。而陆野的英文水平又实在是差劲。只能大概拼出发音,却无法翻译成内容。

在这种情况下练拳。不仅是因为坚持锻炼地习惯,更主要的为了自我磨砺意志,没日没夜的黑暗,窒息的喘不过气来的闷热,会让人产生永远都被关押,永远都看不见天日的绝望,从而自暴自弃,练拳,是自我鞭策。

越是逆境,越要自强不息。

火火火火火火

负责往禁闭室中投扔面包的老约翰,今年快六十了,他在桑兹皮特岛监狱干了三十年,就要退休,但他舍不得离开,做为一名白人狱警,他的活很轻松,每天只是巡逻两遍,并不需要值夜班,但福利和外快却丝毫不少,每年还有一次假期,他不知道退休以后,还能不能比现在过得更滋润。

狱警是一个很枯燥地工作,老约翰见到过很多削来到桑玄皮秆岛监狱的年青狱警,初来时,都是品性敦厚地小伙子,但在一年或一年半以后,他们就会变得暴燥起来,对犯人又打又它,甚至施以酷刑来行乐,老约翰觉得,如果桑兹皮特岛也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黑道天涯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未来小说只为原作者刘天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刘天军并收藏黑道天涯最新章节第一百六十二章 禁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