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酒抬起另一只脚,胡乱的朝着赵硕踹去,用尽了她能用的所有力气。

赵硕也失了耐心,骂骂咧咧的将她拉过去再次压在下边,手上的力道野蛮了几分,掐着她的脖子,扯着她的衣服。

乔酒有些透不过气,可手脚仍然挣扎个不停。

在这种混乱中,客厅那边似乎传来了砰砰几声,不是很真切。

然后没过几秒钟,压在乔酒身上的人突然就被人掀开了。

乔酒条件反射的往旁边一滚,缩着身子坐起来。

她看到了陆逢洲,陆逢洲一身肃杀,模样是乔酒从没见过的阴狠。

赵硕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吭哧吭哧的坐了起来。

陆逢洲两步过去,抓着他的头发将他拎起来。

屋子里没什么趁手的东西,他拖着赵硕走到墙边,按着他的头用力的朝着墙上砸去,“谁为你的胆子?什么人你都敢碰。”

砰砰几下,赵硕甚至都没来得及反应,就瞬间没了反应。

乔酒缩着身子往后挪蹭了几下,靠在床脚。

陆逢洲松开手,赵硕就像一坨烂肉一样瘫倒在地,脸上血肉模糊。

缓了几口气,他才回头看向乔酒。

乔酒缩成一团,睡衣被撕扯的没眼看,半张脸红肿,嘴角还带着血迹,眼睛通红。

陆逢洲没控制住身子一顿,乔家大小姐,当初被他逼着离婚的时候都没这么狼狈过。

缓了几口气,他才走过去蹲下身,伸着手不知道该触碰她哪里好,“乔酒,我来晚了。”

乔酒抬眼看他,抿着嘴,眼底有泪,但更多的是恨意。

几秒钟后,她突然扑在他身上,又捶又打,“你为什么才来,你为什么才来……”

陆逢洲扣着她的手,将她按在怀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乔酒挣扎着又锤了他两下,然后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她抓着陆逢洲的衣领,整个身子缩在他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全身颤抖,“你再晚来一会,再晚一会……”

后面她说不出来了。

陆逢洲抿着嘴,眼底的阴狠还在。

乔酒哭声不断,可是在某一个瞬间,她转眼看向躺在地上死了一样的赵硕时,眼底哪有什么惊恐害怕,冷静中带着冰凉。

……

手下过来把赵硕给拖走了。

陆逢洲去衣柜里翻了衣服,过来帮乔酒一件件的穿上。

乔酒身上痕迹也不少,应该是赵硕掐的,半张脸也红肿的厉害。

陆逢洲深呼吸一口气,穿好后将她抱起来,朝着外边走。

乔酒这才注意到,房门是被人从外边踹开的,半挂在门框上颤颤巍巍。

一路下楼,车子在下面候着,好几辆。

陆逢洲抱着她上了一辆车,吩咐司机,“走。”

乔酒缩在陆逢洲怀里,身子还有些抖,偶尔低声的抽泣一下。

陆逢洲转头看着车窗外,眼神暗沉复杂。

最后车子停在一处别墅的地下停车场,陆逢洲又将她抱上楼。

进门的时候乔酒扫了一眼,房子够大,东西不多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山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未来小说只为原作者哲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哲晗并收藏山海最新章节第406章 差一点(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