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的时候梁修成来了,管薇跟在旁边。

乔酒正坐在床上,听见开门声转头看了过去。

管薇一看见她就炸了,一个健步冲了过来,“这是那王八蛋打的?”

乔酒赶紧拉过来头发,把半肿的脸挡住,“没事了,看过医生了。”

管薇咬牙切齿,回头看站在后边的陆逢洲,“赵硕呢,他现在在哪?老子弄死他。”

陆逢洲视线在乔酒身上,“现在他半死不活,你过去可能真会把他整死,到时候你就摊上人命了。”

管薇看起来要跳脚,“那男的他怎么敢的,谁给他的胆子。”

乔酒抬眼看着管薇,拉了一下她的衣服,声音很弱,“没事了,真的。”

管薇哪见过她这样,乔酒什么时候不是一蹦三尺高。

于是她一下子就心疼了,眼眶都红了,“那男的都伤你哪儿了?身上有没有伤?”

乔酒缓了口气,“不严重。”

梁修成也走过来,俯身抬手,将她遮挡脸的头发别到耳后,盯着她半肿的脸看的仔仔细细。

陆逢洲在一旁皱了下眉头,但什么都没说。

这次乔酒没躲,她嘴角也磕破了,带了一点干涸的血迹。

管薇深呼吸一下,“这狗东西,真应该把他废了。”

梁修成表情始终是严肃着的,拇指按了按乔酒的脸,“疼吗?”

乔酒摇头,“不疼。”

梁修成重新把她的头发撩到前面,站直身子,没说别的。

他表情比刚才冷了一些。

管薇转头看着陆逢洲,“赵家人那边怎么说?”

陆逢洲语气很平淡,“自然是求情。”

但是事情闹成这样,他们也挺没脸,连求情求的都心虚。

甚至陆逢洲到现在把赵硕扣在手里,他们都没提让他放人的话。

管薇呸了一声,“赵硕今天敢做这样的事儿,赵家那两口子谁也推卸不了责任,儿子养成了畜生,那俩老东西也好不到哪去。”

陆逢洲只看着乔酒,她似乎是走神儿了,整个人安安静静,眼神都不转一下。

佣人说从早上把她带过来,她就一直没休息过,每次开门都是缩坐在床上的姿势。

陆逢洲轻叹了一口气,“我们出去说吧。”

他走过来,扶着乔酒的肩膀让她躺下,“你休息一会,睡一觉就好了。”

乔酒抬眼看他,眼神里带着谨慎。

陆逢洲手上稍微用了点力气,乔酒有抗拒,但不明显,最后躺了下来。

陆逢洲扯着被子将她裹好,补了一句,“我就在外边。”

乔酒没说话,眼睛还睁着。

陆逢洲把手附在了她的眼睛上,强迫她闭上。

等松手乔酒还真挺听话的,闭了眼,管薇在旁边看的挺难受,声音很低,“这是真的被吓到了。”

不过想一想,再怎么彪悍的女人遇到这种事儿,也是怕的。

陆逢洲带着梁修成和管薇从房间出去,他关门的时候听见身后的管薇问,“不过你怎么那么凑巧赶过去了。”

他转身过来,看着梁修成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山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未来小说只为原作者哲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哲晗并收藏山海最新章节第406章 差一点(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