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逢洲下午的时候出去了一趟。

乔酒没问他干什么去,不过想一想也能猜到。

在赵硕进来关门的时候,她就把电话打给了陆逢洲,他们两个的交谈内容,陆逢洲应该都听到了。

他那么聪明,怎么可能听不出来赵硕今天有这个举动,邹青青肯定是在背后推波助澜了一番。

看他今天这个表现,应该是有给自己撑腰的意思,那邹青青应该也跑不了。

挺好的,靠她自己肯定是没办法收拾这两家人。

管薇倒是会为她出头,但她不太想连累她。

乔酒在客厅坐了一会儿,佣人一直在旁边陪着,隔一会儿就劝她去休息。

昨晚没休息好,加上今天确实有点被吓到,乔酒能熬了一上午已经不错了。

最后她半推半就的回了房间,拉上窗帘,躺下倒头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还算安稳,等着再次醒来,已经是傍晚。

她眼睛还没睁开就感觉到床边有人坐着。

乔酒一下子坐起身,往后退了两下,“谁。”

屋子里没开灯,陆逢洲开口,“是我。”

乔酒松了一口气,“你回来了。”

陆逢洲嗯了一下,过来拉着她的手,“做噩梦了?”

“没有。”她说,“只是你一声不吭,把我吓到了。”

她转身去摸索着开灯,结果陆逢洲拉住她,“别开。”

乔酒啊了一声,“怎么了?”

陆逢洲说,“衣服上有脏东西,你别看。”

乔酒缓了几秒马上明白了过来,上午他回来就是洗完澡换了衣服,估计是去收拾赵硕沾了血。

她一点也不怕,她不是胆小的人,也就是不方便,要不然她都想亲手收拾那狗东西。

陆逢洲再没说话,只在这边坐了一会儿就起身出去了。

乔酒这才开灯,床单是橘色的,也不知道陆逢洲衣服上沾了多少血,床单上蹭了一点点。

她当做没看到,起身从房间走了出去。

陆逢洲回房洗澡了,乔酒就去客厅缩在沙发上,等了一会儿陆逢洲出来,佣人进了他的房间,没过几秒钟拎了个袋子,里边明显是陆逢洲换下来的衣裤。

西装衣裤倒是看不出来,就是那白衬衫上血迹斑斑,即便是团成一团,也很是扎眼。

乔酒不轻不重的收了视线,看向开着的电视上。

陆逢洲坐在一旁,跟着看了一会儿。

乔酒从来没有这么安稳过,两个人没离婚的时候,看个电视她也能在旁边跟着叭叭。

吐槽男主人设,吐槽女主无脑,还有那些配角,她能在旁边骂骂咧咧好一会儿。

但是现在她抱着膝盖,下巴垫在上面,安静的好像没有她这个人一样。

这样的乔酒是陆逢洲所不熟悉的,不熟悉到让他心有些软。

等了一会儿,陆逢洲的手机响了,他摸出来看了看,似乎有些犹豫。

乔酒就像什么都没听到一样,视线还在电视上。

陆逢洲缓了口气,起身进了房间去。

乔酒等了一会儿转了视线看向陆逢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山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未来小说只为原作者哲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哲晗并收藏山海最新章节第406章 差一点(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