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说完,也不知是冲破了陆逢洲心里的哪道关卡,他重复一遍的时候语气明显轻松了很多,“你要不要试试,跟我重新开始。”

乔酒抿着嘴不说话,只看着他。

可看着看着眼眶就红了。

陆逢洲表情一顿,手抬了起来,不知是想摸她的头,还是要摸她的脸。

乔酒赶紧退了一步,堪堪的躲了过去。

她吸了吸鼻子,“你喝多了。”

陆逢洲声音低沉,“我是喝酒了,但不至于连自己说什么都分不清。”

确实是有一些酒精作祟的成分在,这话若不是在喝了酒的情况下,他没办法说出口。

可也真的是他心中所想,是他纠结了几天都解不开的结,迈不过去的坎。

乔酒眼底的潮湿还在,声音有点抖,“你这又是想干什么,我身上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你惦记的东西了,你还想要什么?”

“不是。”陆逢洲开口,声音有点涩,“与别的无关,我只是……放不下你。”

乔酒一下子笑出声,语气自嘲,“放不下我?离婚的时候我那么求你,你都没心软,现在你说放不下我,耍我很好玩?”

“没有。”陆逢洲眉头皱了起来,他深呼吸一口气,似乎也不知再说点什么好,迟疑半天就只是又重复了一句,“没有耍你。”

当初离婚,不是没心软过……

半年后重逢,也不是没想过从此陌路。

可有些事情,并不按照他预想的发展。

那天看到赵硕羞辱她,他第一次动了杀人的念头。

今天又看到梁修成从她的住处离开,他瞬间的慌乱也不是假的。

陆逢洲知道,他心里的念头压不住了。

他说,“这次没有欺骗,是真的。”

乔酒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没控制住,落下了泪来,“你喝多了,我就当你什么都没说。”

她抬手抹了一下脸,转过身去,“就这样吧,陆逢洲,你回吧。”

深呼吸一口气,她补充,“我怕了。”

陆逢洲身子一顿,还想再说点什么,结果乔酒擦完眼泪快速的朝着单元门方向走,最后直接变成了小跑,没一会儿便进了楼道内。

陆逢洲不自觉的跟了两步,可最后又停了下来,表情晦暗。

进了楼道,乔酒停了下来,回头瞄了一眼单元门的门口,陆逢洲没追过来,她松了一口气。

慢慢悠悠的走到电梯口,她扯着袖子一点一点把眼泪擦了。

她哭了。

她装的。

陆逢洲问的三个问题,她没办法马上回答,还不如就这样磨磨唧唧似是而非。

这样最勾人,就让他如当初的她一样,想放又放不下。

坐着电梯上楼,回到屋子里,她走到窗口,朝着下边看了看。

看不真切,但原来那个地方似乎还是有人站着。

乔酒手一拉,将窗帘扯上,转身回到沙发上坐下,盘着腿摸过手机。

先是看了会儿八卦新闻,而后手机震动两下,是梁修成发的信息,说他已经到家了。

乔酒勾着嘴角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山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未来小说只为原作者哲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哲晗并收藏山海最新章节第406章 差一点(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