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清晨站在乔酒身旁,一扫就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人名了。

他把视线收回去,没任何反应。

乔酒犹豫一下,还是把电话接了,“怎么了?”

陆逢洲说,“你不在家。”

乔酒一顿,语气带着轻笑,“你去我那里了?”

陆逢洲问,“你在哪?”

乔酒转头四下看了看,从管薇酒吧出来也没走多远,她说,“在管薇酒吧附近。”

陆逢洲直接就把电话挂了。

都给陆逢洲报了位置,接下来肯定不能走太远了,乔酒和江清晨人便在一旁的公交车站停了下来。

这个时间点公交车也都收了线,江清晨双手插兜,“陆先生?”

乔酒缓了口气,“对,是他。”

江清晨等了一会儿,轻笑一声,“我虽然不太清楚你跟陆先生之前为什么离婚,但传言也听了一些,我还以为你们是老死不相往来的状态,但现在看来,传言似乎也不可信。”

乔酒转头看他,“传言都是真的。”

她抱着胳膊靠在公交站的一个柱子上,“只是有些事情不太好说,且走且看吧。”

她没把话说的太明白,也没办法说太明白。

江清晨点点头,他知进退,没继续追问。

站了一会儿,两个人往回走,乔酒想到个什么事儿,突然问,“对了,一直都想问你,你跟城东江家是不是有亲戚啊?”

江清晨一顿,有些奇怪,“为什么这么问?”

乔酒笑了笑,“感觉,感觉你长得跟江家小少爷挺像的。”

她见过江小少爷,那也是个混不吝,跟她除了性别不一样,作风差不多,都是让人提起来就没有好评价的人。

她之前总觉得江清晨面善,后来想起江家那混蛋,才知道为什么他看起来那么熟悉,这俩人眉眼中真的有好多相似的地方。

江清晨笑了,“没亲戚,江家那样的大户人家,我要是跟他们沾亲带故,就不可能在酒吧里做调酒师了,他们随便施舍一点,就够我吃香喝辣。”

乔酒点点头,“说的也是。”

两个人走到酒吧门口,江清晨的车停在这里,陆逢洲还没来,乔酒以为他会直接上车离开。

结果他没走,站在一旁反问乔酒,“你跟江家的人熟吗?”

乔酒摇头,“不熟,不过我老爹活着的时候跟江家有合作,他走了,公司跟我没任何关系,江家的人我也就再没见过。”

她砸吧砸吧嘴,声音突然压低,贼兮兮的,“城东江家很多年前闹出过一桩丑闻,以前他们家挺跳的,后来因为那个丑闻低调了很多,很少出来露面了。”

江清晨哦了一下,“这样啊。”

正这么说着,陆逢洲的车子开了过来,他车速飙的有点快,开到跟前吱的一声急刹车。

乔酒转眼,见陆逢洲的车窗降下,他正看过来,可视线不是落在她身上,而是看着江清晨。

江清晨瞄了一眼陆逢洲,话是对乔酒说的,“好了,那我就先走了,有空再聊。”

乔酒冲他摆手,“路上注意安全。”

等江清晨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山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未来小说只为原作者哲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哲晗并收藏山海最新章节第406章 差一点(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