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酒看着手里的文件有些皱眉。

刘常庸老爹病重他能抽出时间带着他四处求医,可回来参加葬礼的时候却没了时间。

这怎么想都不太可能。

她把文件合上,抱着胳膊向后靠在椅背上,又想起之前在卫生间外边偷听的那些话。

如果没猜错,刘常庸之前在云城应该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而她老爹……知情或者参与了其中。

乔酒闭了闭眼,心里不舒坦。

她没耐心在看面前摆着的文件,把东西拿起去了梁修成的办公室。

梁修成正在审核文件,看来他是真的有事情要忙。

乔酒把东西放在他办公桌上,“好了,不看了。”

梁修成有些意外,“这么快看完了?”

“那倒没有。”乔酒勉强的笑了笑,“就翻了一下后边,他生意做的确实挺大,比我老爹做的大多了,我们家跟他简直没法比。”

梁修成勾了一下嘴角,“有些人天生就是做生意的料,老天爷都厚待。”

乔酒抬手看了一下时间,“我没什么要忙的了,你还要留在这里吗?”

梁修成没回答,而是问她,“你接下来要干什么?”

乔酒也不知道,“可能回家睡觉吧,昨晚没睡好。”

昨晚陆逢洲折腾的时间挺久,后来还是她骂骂咧咧他才草草结束。

虽然早上睡了个懒觉,可完全没补回来。

听她这么说,梁修成就说,“那你先回,我这边事情还没处理完,继续忙一会儿。”

乔酒点点头,跟他道了别,转身离开。

下楼打车,原本是报了自己住处的地址,可等车子开到一半,乔酒心情有点烦,突然说,“师傅,换个地址,不回那边了。”

她重新报了地址,车子在路口处调转方向,朝着太平寺开去。

车子到山脚下,这边正是香客最多的时候,连停车的地方都没了。

乔酒下车,本来还想让司机师傅在下面等着自己,可看了看停车位都没有,还是算了。

她慢慢悠悠地上山,在半山腰听到了佛音,她停下,突然想起陆逢洲在这边供奉的排位。

他从来没提过,乔酒之前也没见他过来祭拜过,不过他那么忙,回家的时候很少,就算来了她也不知道。

大家都有秘密,就她跟个傻子一样。

等进了寺院,跟着僧众跪拜了一圈,随后乔酒去了往生殿。

找了一圈,她看到了陆逢洲父母的排位,也找到了自己父亲的。

先在自己父亲的牌位前鞠了躬,等一会儿乔酒走到陆逢洲父母牌位前,把名字记了下来。

如果她没猜错,陆逢洲跟刘常庸之间是有纠葛的。

至于这个纠葛是什么时候产生的,她还拿捏不准。

两个人都在商场上混,刘常庸名下有好多家公司,也有涉及房地产的,指不定俩人在别的什么地方会有一些交集。

又在往生殿站了一会,乔酒转身出来。

结果才走到外面台阶处,陆逢洲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乔酒接了,“怎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山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未来小说只为原作者哲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哲晗并收藏山海最新章节第406章 差一点(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