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酒睡不着了,想了想就坐起来,跟陆逢洲一样靠着床头。

她问,“朱盛仁的事儿是不是你干的?”

陆逢洲意外了一下,朱盛仁的事过去有一段时间了,他都快给忘了。

他转头看着乔酒,乔酒身子向他这边一歪,枕在他肩膀上,“是你吧?是你把朱盛仁绑走,又联系的那女孩子家里人。”

陆逢洲停顿了两秒钟说,“那女孩子做了精神鉴定,有问题,所以最后就算会被判刑,也不会多重,再结合她的身体状况,应该不用在里面服刑。”

乔酒勾了一下嘴角,陆逢洲说的是另一个事儿,但也算是回答了她刚才那个问题。

她转过头来,“为什么,你跟朱盛仁有过节?”

“没有。”陆逢洲拉过她的手,在掌心里握着,“没有为什么。”

乔酒又问,“朱盛仁结果如何,判决应该还没下来吧。”

“没有,不过他身上的事儿挺多。”陆逢洲说,“未来十几年他应该都会在里面度过。”

主要还是他老婆给力,平时不声不响,但关键时候一击毙命。

她手里有很多朱盛仁违法犯罪的证据,随便拎出来一件都够那老东西喝一壶。

乔酒缓了口气,她不信陆逢洲跟朱盛仁没过节,他不是什么好好先生有一颗为民除害伸张正义的心。

他是商人,无利不起早。

只是他不愿意说,她也就不问了。

等了一会儿乔酒又说,“霍婷跟胡明,也是你在中间周旋的?”

陆逢洲倒也爽快,直接承认,“胡明本来就对霍婷有点意思,我不过是顺势而为,霍婷不愿意,但胡明是高兴的,这也不算是强人所难。”

胡明那种人,估计长得漂亮的他都惦记,反正结婚后他也不会收敛,娶谁都一样,取个曾经惦记过的,他自然高兴。

乔酒笑了,“你也狠得下心来。”

霍婷对他可是一片真心,不输她曾经对陆逢洲的心思。

陆逢洲跟她十指相扣,“这怎么能算心狠,做错事付出代价,我对她已经够手下留情了。”

接下来两个人再没说话,一直到乔酒开始打哈欠。

到底是睡眠不足,因这一点八卦提起的精神头现在又没了。

陆逢洲转身过来扶着她躺下,“昨晚干什么了,这个时间还没睡醒。”

乔酒翻了个身,依旧搂着他的腰,“昨晚啊,找了帅小伙,累着了。”

知道她胡说八道,陆逢洲也没介意,扯过被子给她裹起来,“好了,你睡吧。”

乔酒没松手,“陪我一起睡。”

陆逢洲动作一顿,“我陪你,那就谁都睡不了。”

乔酒眼睛都闭上了,“你最近怎么跟嗑药了似的,以前可没这体力。”

陆逢洲以前就算看不上她,床上的作业也还是交的。

只不过大多数都是她主动,他敷衍,就真的是交作业一样应付。

陆逢洲低头亲她,“以前……”

也不知道他后边要说什么,犹豫一下就停了,后边的话全都湮没在吻里。

俩人都没什么要紧事儿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山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未来小说只为原作者哲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哲晗并收藏山海最新章节第406章 差一点(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