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酒跟江清晨从酒吧出来,有些叹息,“今晚还想好好喝一顿,这下子别想了。”

江清晨笑着,“他们俩又吵架了?”

“不知道。”乔酒摇头,“他们俩现在这情况我也看不懂了。”

她觉得管薇是看开了,想放手,但又有点叫不准。

犹豫一下她就在江清晨胳膊上拍了拍,“管他呢,走走走,吃饭去。”

结果三步两步下了台阶,一抬眼就在马路边看到辆熟悉的车。

车窗降着,陆逢洲坐在里边,手里夹根儿烟搭在车窗边,看着她的表情不冷不热。

乔酒也没躲没藏,主动过去,“你怎么在这儿?”

陆逢洲视线略过她落在江清晨身上,“他怎么在这?”

“他?”乔酒笑呵呵,“我今天约的呀。”

陆逢洲本来表情就没多好,一听她这话,脸色又冷了冷。

乔酒好似什么都没看出来,“你过来是找我的?”

陆逢洲说,“不是。”

乔酒笑了笑,“我猜也不是。”

她站直身子,“那你去忙吧,我去吃饭了。”

她回身招呼江清晨,“走吧,你想吃什么,这附近有排档,要不要去尝尝。”

江清晨瞄了一眼陆逢洲,陆逢洲正朝他们这边看过来。

他马上笑了,“好啊。”

两个人沿着马路走出去,不远处就有家烧烤店,人还挺多。

屋子里好多男人在喝酒,幺五喝六,他们俩就没进去,在外面找了个位置坐下。

点餐之后江清晨说,“陆逢洲是过来找你的吧。”

乔酒对着他不装傻,“应该是,不过他不承认,我也乐得清静。”

江清晨觑着她的表情,“真不喜欢了?”

乔酒笑着,“你觉得呢?”

江清晨调了一下眉头,“我听说你以前特别喜欢他,真的这么快就能放下?”

“你看看我都什么德行了。”乔酒手支在桌子上撑着下颌,“喜欢他一场,剥皮又去骨,我就这一条命,整不起。”

等着老板端了东西上来,江清晨低头用纸巾把签子尖擦干净,递给乔酒的时候说,“他没走。”

乔酒也没马上四处看,把东西接过来吃了一口,转头去拿醋的时候顺势扫了一眼。

陆逢洲车子不知何时跟了过来,停在对面马路上。

匆忙的扫一眼也看不太清楚陆逢洲的状态,乔酒没管那么多,低头继续吃自己的。

江清晨等了一会儿说,“今天江家那边联系我了,估计是听说郊区地皮的事儿了,他们消息很灵通,知道我们十拿九稳,特意打电话过来,说了一些好听话。”

乔酒问,“他们这是什么意思,只要他们不想把你认回去,你多有能耐都跟他们没关系。”

江清晨也有些犹豫,“他们没把话说清楚,我也只能靠猜测,江家两个儿子都不是很争气,江大先生这两年一直比较忧愁这件事儿,或许之前我没什么动作,他也就没太多心思,现在我稍微表现的好一点,他有些想法也就热络了。”

乔酒赶紧问,“那大夫人呢,他光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山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未来小说只为原作者哲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哲晗并收藏山海最新章节第406章 差一点(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