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薇来的挺快,也不知在外面怎么跟梁修成沟通的,进办公室的时候一脸懵。

她走到乔酒旁边,语气担忧,“小酒,你怎么了,到底哪里不舒服?”

乔酒情绪已经缓的差不多,只是脸色还是不好看,“就是没休息好。”

管薇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就开始往身上揽责任,“怪我了,昨天晚上我拉着你聊的太晚了。”

她回头对着梁修成,“这边还有着急的工作么,没有的话我带她先回去。”

“行。”梁修成说,“我等下班再过去。”

管薇过来扶着乔酒,乔酒也不逞强,跟着她一起从办公室出去。

朝着电梯那边走的时候正好迎面碰上了梁修晋。

梁修晋不知道管薇过来了,意外了一下,赶紧快步走过来,“你怎么过来了。”

管薇就只瞥了他一下,“小酒不舒服,我来接她回家。”

梁修晋一愣,又看着乔酒,“怎么了?”

乔酒想起中午应酬的事儿,赶紧说,“梁先生,中午的应酬我就不过去了,实在是身体不舒服,请了假。”

梁修晋嗯嗯两下,“没事,不舒服就回去好好休息。”

说完,他再次看向管薇,应该是还有别的话要说,但又觉得这场合不合适。

管薇再没管他,只等电梯门打开带着乔酒进去。

俩人一起下楼,上了车管薇才说,“乔酒,到底发生什么了?”

她又不傻,乔酒现在的状态,哪里是一个休息不好能解释的。

乔酒不太想说,找了个稍微舒服的姿势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先送我回去吧,我有点累。”

管薇启动了车子,没忍住说,“是陆逢洲吧,是不是他又欺负你了,可真是欠他的,都离婚了,他还不放过你。”

乔酒一直没说话,等着回到家,她回了房间,直接去了浴室,说要洗个澡。

管薇站在外边等了一会儿才转身出去,站在客厅里,她摸出电话给陆逢洲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好久才被接起,陆逢洲的声音淡淡的,“怎么了?”

管薇问,“乔酒到底怎么了,你们俩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事儿?”

陆逢洲反问,“她那边什么情况?”

管薇哼哼,“她情况要是好我就不给你打电话了。”

她想了想就说,“你们俩都离婚了,不能当朋友,还不能当陌生人么,我就不明白了,她到底是怎么你了,让你能在离婚之后还对她不依不饶。”

她以前挺怕陆逢洲的,可这时候也顾不了那么多。

她继续说,“当初结婚是你自己点头同意的,真的算这笔账,锅也应该你自己背,婚姻期间她对你掏心掏肺,离婚后身家也全都归你,她净身出户,你告诉我,她到底哪里对不起你。”

陆逢洲在那边不说话了。

管薇叹了口气,“又没有什么人命关天的仇,陆先生,作为商人,你比我懂得什么叫做适可而止,再继续下去,你立的人设,你维护的口碑可就要翻了。”

“人命关天的仇?”陆逢洲冷笑一声,“管小姐,很多事情你不知全貌,就不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山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未来小说只为原作者哲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哲晗并收藏山海最新章节第406章 差一点(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