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逢洲能察觉得出刘常庸还会有别的动作,因为接下来两天他去了老宅,又去了竹林里,还把那些协议上签过字的人都聚在了一起。

只是不等他动手,申城那边的人就来了。

他不回去,那边的人便忍不住跑过来找他。

刘常庸的老婆带着儿子儿媳孙子孙女,在登机之前给陆逢洲打了电话。

她站在机场的卫生间里,咬牙切齿,“我们现在就过去,我知道你有自己的计划,我过去可能会打乱你的布局,但是看在我以前帮过你的份上,暂时停一停,先让我们过去跟他把账算了。”

陆逢洲声音淡淡的,“行,不过你们那边发生的事,我要掌握一手信息。”

刘常庸老婆也不怕丢人,“可以,用不用我跟他怎么吵架的都录下来发给你。”

“那倒不用。”陆逢洲说,“我对那些没兴趣。”

他只让对方汇报跟刘常庸那边商谈的结果,或者帮忙掌握一下刘常庸的动向。

夫妻三十载,走到这一步已经没任何情分可言了,他老婆说,“你放心,但凡我知道的,肯定全都告诉你。”

临挂电话的时候她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嘟囔了一句,“我是真的没有想到会有一天,我跟他会走到这一步来。”

陆逢洲什么都没说,只是顺手把电话挂了。

刘常庸也提前接了电话,知道那婆娘带着儿子儿媳和孙子孙女一起来云城。

他气的差点跳脚,这种时候他们还往狼窝里钻,真是不知深浅。

只是婆娘不听话,他跳脚对方也一蹦三尺高,张嘴就是一通国粹输出。

刘常庸在外边儿一副无所不能的样子,谁见谁都怕,但在自家人面前气场并没有那么强。

电话里吵了一通,最后也只能是他败下阵来。

他打了电话,让手里人稍安勿躁,他要先处理一番家事。

飞机飞了三个多小时落地,刘常庸亲自去机场接的。

一大家子呼呼啦啦出来,除了小孩子懵懵懂懂什么都不知道,剩下没有一个人给他好脸色。

就连那没见过几面的儿媳都是拉着一张脸。

刘常庸过去伸手想要抱小孙子,结果孩子跟他没见过几面,陌生的很,盯着他看了两眼,身子一扭躲了过去。

他只能把手放下来,“我这边这两天有点忙,你们真没必要过来,过两天我忙完了就回申城了。”

没人搭理他,那几个人绕过他,直接朝着机场外面走。

他们这一家子从机场离开,陆逢洲实时掌握了他们的动向,等了等,他还是拨了个电话出去。

……

阮文的情况稍微有了一些好转,用止疼药盯着,跟正常人差不多。

不过预后依旧不好,医生也提前告知,她这种情况,后续止疼药都未必能有效果。

现在不用打针后,阮文办了出院手续,医院再好住着也不舒坦,她还是想回家。

开了足量的止痛药,乔酒陪着阮文出了院。

江清晨去酒店了,虽然在平城认识的人不多,但订婚宴还是想要办的隆重一点,不能太敷衍,这样也会让阮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山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未来小说只为原作者哲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哲晗并收藏山海最新章节第406章 差一点(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