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桂芬也不完全是白给,从发现刘常庸对婚姻不忠,就开始不声不响保留他犯罪的证据。

视频音频还有文件全都有,一股脑的都给交上去了。

这些证据不包含当初万泽地皮收购案发生的违法犯罪事件,但也足以让刘常庸进去改造个十几二十年。

枕边人能触摸到的都是核心证据,刘常庸自己也知道,即便他找顶级律师做辩护,也只是说把年限降一降,想要脱罪是不可能的。

他如此骄傲的人,进去待一天都受不了,也就只能走最后一条路,找机会逃跑。

这些事情是陆逢洲发信息告诉乔酒的,即便只是文字形式,乔酒也看得出来他一板一眼的态度。

上次两个人电话里也不算是不欢而散,但陆逢洲明显是生气了。

信息收了一大堆,乔酒没给他回,她没什么想问的。

只要刘常庸日子过得不好,不过来骚扰她,在外边作什么妖她都不在乎。

乔酒做好饭,拿过手机给江青晨打电话,结果发现陆逢洲又发了条信息过来。

他说他要来平城了,云城那边搜了两遍也没找到刘常庸,他不太放心。

乔酒盯着最后那句不放心看了半天,面无表情把他的信息都删了。

来就来,专门通知她一声是什么意思。

江清晨没一会儿过来,洗手的时候说,“过两天公司有个团建,你跟我一起去?”

乔酒不太想去,刘常庸现在不知去向,她不想在外边逗留,“我就不去了吧,跟你们同事都不太熟,感觉有点尴尬。”

江清晨笑了笑,“你要是不去,那我当天就过去露个脸再回来,这种聚会,其实我也不想参加。”

这个话题没有继续下去,两个人沉默的吃了饭,江清晨又坐在这边看了会儿电视才离开。

乔酒洗漱一番回到床上,有点儿睡不着,拿着手机又翻了翻。

关于刘常庸不见的事儿云城那边还没有通报出来,倒是通报了之前的行贿受贿事儿,说是查到了一些线索,现在在调查一些涉案人员。

虽然也没最终拍板,但算是安抚了一下叫嚣的舆论。

……

乔酒第二天上午下楼,要去买个菜。

结果刚出小区,脚步就停了。

路边停了辆车,挺熟悉。

车窗一开始关着,应该也是看到她了,慢慢降下来,露出那张棱角分明的脸。

乔酒没过去打招呼,脚步一转朝着旁边的超市走去。

进了超市推了车,刚逛了两个货架,身边就有人过来了,“听说沈学有给你寄了东西。”

乔酒也没看陆逢洲,只是说,“这你都知道。”

陆逢洲缓了口气,“沈学他……”

“下葬了。”乔酒说完就岔开话题,“云城那边情况怎么样?”

“不怎么样。”陆逢洲回答,还像模像样的从货架上拿了个东西翻看,“刘常庸手里的那些人被我除的差不多了,有人背锅,自然不能心软。”

警方那边也挺头疼,怎么也想不到这种时候命案还一件接一件。

陆逢洲声音淡淡的,“当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山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未来小说只为原作者哲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哲晗并收藏山海最新章节第406章 差一点(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