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常庸把电话摸出来,打了一个出去。

那边接的有点迟,通了之后声音有些虚,“刘哥。”

刘常庸咬牙切齿,“人呢?”

那人说话同样结巴,“看……看到他们生火了,应……应该就在附近。”

也就是说还没抓到,刘常庸火上来,甩手又给刚才那手下一巴掌,“赶紧给我找,找不到别回来。”

他挂了电话,是真的生气了,捏着手机缓了一会儿还是没缓过来,抬手就把电话砸在了地上,“妈的,一群废物。”

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居然还能让他们俩跑了,这些人也不知干什么吃的。

陆逢洲站在一旁突然嗤笑一声,还摇摇头,极具嘲讽。

刘常庸回头看他,表情阴着,心里的火没泄,本来就恨陆逢洲恨的牙根痒痒,这时候也不收着,他转身走到陆逢洲面前,抬手就一巴掌。

陆逢洲似乎是料到了,身子向后一闪,轻轻松松躲了过去,同时抬起脚,不过他也没踹,只是抵在了刘常庸的肚子上,“你动我哪里,我就让人把老吴哪里削了,你看着办。”

刘常庸几秒钟之后才低头看了看他抵在自己肚子上的脚,真的是年纪大了,反应都慢了。

旁边的手下见状赶紧过来,一伸手抓着陆逢洲的肩膀,往旁边一推,“你他妈的在这跟我们逞什么能,一会儿我就把你全身肉都削了。”

陆逢洲站稳,转眼看了看推他的人,勾着嘴角,也不生气。

他这人气场在那,带着一股不好惹的劲儿,斜着眼这么一瞄,表情挺好,可狠劲儿就出来了。

对方被他看的一缩脖子,不过气势上还是不想认输,“看什么看,一会儿我就把你眼珠子抠了。”

陆逢洲把他上下打量一番,轻笑一声,转身去一旁的木桩坐下。

他把手上的手铐举起来看看,来回抻了抻,似乎觉得挺有意思。

刘常庸心下不宁,有那么一瞬间想直接把陆逢洲解决了,弄死他,麻烦少一大半。

但可能是这人一直是他心头大患,真的有一天落他手里了,他就不想让他太痛快的死,他想折磨他,想拿捏他,想摧毁他。

他没说话,不远处有椅子,他过去坐了下来,点了支烟。

吞云吐雾的时候还在看着陆逢洲,陆逢洲依旧盯着手上的手铐,似乎很好奇。

……

乔酒和江清晨在半路就停了,不敢再往前面走,想等到天黑再说。

这个时间过去不好隐藏身形,摸不清那边人有多少,贸然出现太危险。

俩人找了个落叶比较多的地方躲着。

江清晨看了看乔酒,压着声音,“别害怕,晚上如果有意外,我拖住他们,你赶紧跑。”

乔酒没害怕,这个时候反而淡定了下来,她只是有点担心。

她缓了口气,“晚上我们稳着点儿,有情况赶紧跑,不恋战。”

江清晨点点头,靠在一棵树下,沉默了下来。

乔酒等了一会儿转头看他,“你就没什么想问我的吗?”

从出事到现在,江清晨什么都没问,他似乎对自己为什么被牵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山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未来小说只为原作者哲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哲晗并收藏山海最新章节第406章 差一点(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