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酒开口,“你跟在我爸身边几年,应该知道他的性格,他是那种犯了三十分错误会往自己身上揽一百分责任的人,他不说那么多,是觉得没必要,有些错误犯了就是犯了,与其脱责,他更愿意去承担责任。”

陆逢洲慢慢低下头,额头抵着乔酒的手,“乔酒……”

中间缓了一会,他才说了后面的半句,“……对不起啊。”

乔酒一愣,低头看着他,“你说什么?”

对不起?

真是难得,有生之年还能听到他道歉。

他曾一脚将她踩进泥里,冷眼看着她的狼狈,理直气壮,甚至觉得不够。

而现在,他居然说对不起。

乔酒没忍住笑了一声,“你这声对不起,跟穆云下午对我说的那句一样,一点意义都没有。”

坏事做尽,最后用这三个字表示悔意,企图得到原谅,这世上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乔酒不说话,陆逢洲也沉默了下来,一直到包间经理过来。

开门看到两个人的样子他还有些意外,走进来压着声音,“陆先生是不舒服么,要不要我们这边送一壶解酒茶。”

陆逢洲听见声音抬起头,他喝的是真的多,眼窝陷下去,整个人看起来特别不好惹。

他说,“不用。”

包间经理赶紧笑了笑,“您车在这边么,要不我们派辆车送你们回去。”

陆逢洲没说话,站起身,动作很缓慢的整理了一下衣服,再次把乔酒的手牵过去,直接从包间出来。

走到外边,乔酒把手抽回来,“看你这样子还能自己走,我就不送你了。”

陆逢洲没说话,走在前面,一路下了楼。

他的车已经候在了路边,司机见他们俩出来,赶紧过来开车门。

陆逢洲走到车子旁停了下来,乔酒在他身后站着,话是对着司机说的,“路上注意安全,麻烦你把他送进家门。”

司机愣了一下,估计没想到她不跟着走。

陆逢洲没说话,站在原地不动,绷着一张脸,双手插兜没了刚才醉酒的模样。

司机看了看两人,笑呵呵的开口,“乔小姐,要不您麻烦一趟?”

乔酒说,“我还有局,不能耽误太长时间,去不了。”

她不想管那么多,说完转身就走。

只是还没走出去几步,后边明显有人追了上来,乔酒赶紧抱着胳膊,防止陆逢洲拉她。

结果这也没有用,陆逢洲拦腰就将她抱了起来,转身回到自己车旁,直接让她塞了进去,他随后上车,关上车门,“开车。”

司机一句话都不敢说,赶紧上来开车。

乔酒瞪着眼睛,几乎是吼出来的,“陆逢洲,有病吧。”

“别闹。”陆逢洲则声音淡淡,“我有点难受,你别说话。”

他贴着车窗靠着,闭上眼睛。

车内光线昏黄,但也能看出他微微蹙着的眉头,刚刚应该是真的没少喝,现在难受了。

乔酒这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沉吟半晌,最后把气给憋回去了。

又不能跳车,只能给管薇发信息,说自己一时半会回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山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未来小说只为原作者哲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哲晗并收藏山海最新章节第406章 差一点(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