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酒没想到从门诊楼出来还会看到陆逢洲,他没走,一直等在这里。

佣人在她旁边压着声音叹了口气,“他是个好男人。”

陆逢洲迎了过来,盯着乔酒看了一会儿后,抬手帮她擦掉眼角的泪,“既然打都打掉了,就别伤心了,把身子养好,只能说……只能说……”

有些话他也很难说出口,缓了两下才继续,“只能说这孩子跟我们没有缘分。”

他还帮忙把乔酒的衣服紧了紧,“走吧,送你回去。”

一路没人说话,乔酒靠在车窗上,没忍住眼泪又落了下来。

佣人抽了纸巾递给她,想说点什么,可瞄了一眼绷着脸开车的陆逢洲,最后还是没劝出来。

到家后陆逢洲没跟着上楼,乔酒回到卧室躺下。

佣人把医生开的药翻出来挨个看了一遍,然后找了几样给乔酒递过来,“这两样药先吃,我现在去做饭,剩下那几样饭后吃。”

喝了药重新躺下,乔酒睡不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一股脑冲了上来,有点后悔,可又觉得也没什么好悔的。

等了一会儿听到了门铃声,她猜到了是谁过来。

佣人过去开了门,然后哎呀一声,“那么多。”

乔酒翻个身,背对着门口,扯了被子将自己盖好。

没等多大一会儿,房门被打开,有人进来了。

乔酒闭上眼睛装睡,能感觉到陆逢洲绕过来站在床边,几秒钟后,他蹲下身子,把乔酒的手拉过去,贴在自己的脸上。

又过了一会儿,乔酒感觉到掌心湿湿的。

她心里一疼,喉咙也跟着一紧,像是有一只手突然握住她跳动的心脏,力气不大,却让她全身颤栗。

几秒钟后,陆逢洲开口,带着哽咽,“你就不心疼么,你怎么舍得呢?”

……

下午的时候佣人拎了好几样补品进来,“哎呀,你看看,陆先生送来好多东西,那客厅里摆了一大堆,我看了一下,都不便宜,这得花不少钱。”

乔酒瞟了一眼,没当回事儿。

佣人一样一样给她看,最后停下动作,“乔小姐,你别嫌我话多,只是我能看出来,你们俩明显没到无法挽回的地步,那为什么还这么犟着,这情侣间哪有不吵架的,只要他不出轨,就不算什么硬伤,还是能要的。”

她不懂,乔酒也没办法解释。

有时候想想,陆逢洲还不如出轨了。

他不衷,她也就不用,没什么好纠结的。

现在这样才最磨人的,他下手狠,却又有苦衷,他自己从头到尾也不好过,加害者同时等于受害者,来往亏欠根本没有办法清算干净。

佣人在旁边劝了几句,见乔酒似乎不太爱听,她也就停了。

等到傍晚,江清晨的视频发了过来。

视频那边还有宋织,看背景两个人是在外边。

江清晨说,“我们俩明天去平城,过去看看你,顺带躲一躲两家的人。”

乔酒有些意外,“怎么了?为什么要躲?”

江清晨一脸的无语,过年这两天他就没消停,两家来回跑。

宋家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山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未来小说只为原作者哲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哲晗并收藏山海最新章节第406章 差一点(完结)